0551-63358880
153-9516-5008

籍貫與出生地丨兩者有什么區別?

發布日期:2020-04-07 瀏覽次數:258

    籍貫是指祖父及以上父系祖先的長久居住地或祖父及以上父系祖先的出生地。又名祖居地或原籍,籍貫原則上一般從父。


    參照公安部公通字[1995]91號文件,公民的籍貫應為本人出生時祖父(爺爺)的居住地(戶口所在地);祖父去世的,填寫祖父去世時的戶口所在地;祖父未落常住戶口的,填寫祖父應落常住戶口的地方;公民登記籍貫后,祖父又遷移戶口的,該公民的籍貫不再隨之更改。





    秦始皇統一六國之后,在全國范圍內實行了戶籍登記制度,每一個百姓都必須在居住地登記戶籍,然后造冊保管。比如在濟源出土的很多西漢時期木簡上,有的就很明白的寫著某某人、某郡、某縣、某里、幾歲、身高幾尺幾寸、相貌特征,這個就是當時戶籍上的內容。


   當時的戶籍還分為不同的種類,不同的身份要登記在不同的戶籍上面,比如當官的人有官籍、商人有商籍,當時還規定商人本人登記商籍,連他的兒子和孫子也都是要登記在商籍上面,這個身份是不能隨便改變的。


   如果你離開了住地沒有辦手續,那么這就叫“脫籍”;如果你到了外面合法的登記,可以把戶籍寄在這里,這叫“寄籍”;流亡、逃亡或者天災人禍中間遷移了,等到秩序恢復以后必須重新“落籍”,這樣才能成為合法的居民。


   在正常情況下,古代極大多數人的戶籍所在地,就是他的居住地,因為在農業社會一般情況下人口遷移是很少的,再加上安土重遷的觀念、宗族觀念,所以今天我們講的籍貫,也就是當時大多數人的居住地。


   但是也有些特殊的情況,比如說流動人口,當官的到首都或者其他地方任職,比如經商的、行醫的,像這些少數人會離開自己的戶籍登記地,但是他們的戶籍基本上還是保留在原地,不是隨便到外地就可以登記戶口的。




   還有像有些特殊的地區,比如漢朝的首都長安,是不許遷入戶口的,即使在長安當官,要是沒有在長安落戶的話,退休以后或者被免官以后就得回到原籍,他們在長安出生的子女也必須跟著家長到原籍去登記戶籍,盡管他們出生地在長安,甚至有的(人)根本沒有到過家鄉,但是還不能夠在長安落戶的。


   邊疆地區也是這樣嚴格控制的,那些服役或者派駐在邊疆的將士,一般服役期滿也還是要回到家鄉,所以他們的戶籍上面登記的內容,比如說我們看到在居延當時已經是西北的邊疆地區了,那么來服役的人上面登記的都還是家鄉的郡、縣、里。


   到了曹魏時期,實行九品中正制,派出專門的人員叫做“中正”,就是不同等級的中正由他們來選拔評薦人物,這些選拔對象(被)評成九品,根據什么標準呢?兩個部分,一部分也是最重要的,就是家世、家庭出身;第二部分是行狀,就是表現。


   主要是前面部分,所以這樣就把不同的家庭、家族,按照他們的地位、聲望、影響把他分成不同的品,在這個基礎上再來選,根據他的表現,再根據總的給他一個評價,評定一個等級。根據這個等級,以后由官方來任命或者提拔。


   由于家世部分占了主要的地位,所以中正評品的結果就慢慢區別出一些高門以及寒門,所以以后選拔人才、提升官員主要就在高門中間,寒門往往是沒有機會。


   門第當然跟他的姓氏有關,姓王的、姓張的,但是這樣的姓氏很普遍,所以為了分清楚是哪里的家族、哪里的門第,必定要跟他的籍貫聯系在一起,所以高門不是說姓張姓王的或者某某人,因為這樣的家族本身都是綿延世襲,所以應該是某某地的什么家。




   比如說太原的王氏、瑯琊的王氏這些都是高門,比如說陳郡的謝氏,像北方有旬陽的鄭氏、清河的崔氏,這些都是赫赫有名的高門。這些高門長盛不衰,而寒門要想改變成為高門就非常困難。


   在高門里面有一些門第簡直是高不可攀,比如同樣是王氏,我們知道瑯琊的王氏出了好多人,像當年輔佐東晉建國的王導,甚至有這樣的說法,“王與馬共天下”,就是王導的王家跟東晉皇帝司馬睿的司馬家。


   因為這樣講究門第,就形成了一種所謂的郡望,某一個姓氏他最高貴的門第出在哪個地方。比如說李氏,唐朝皇帝是隴西人,隴西李氏,隴西就成為李氏的郡望,就是李氏里面最高貴的。宋朝趙匡胤,趙家是天水人,天水趙氏,天水成為趙氏的郡望。


   由于高門寒門之分注定了自己的命運,輕易很難改變,所以有些不是高門的人就千方百計想通過比如說偽造家譜或者想辦法改變籍貫,這樣來達到自己攀上高門、偽裝高門的目的。因為家譜不容易篡改,你要在人家高門的家譜把你的名字寫上或者要擠進去這是不容易的。


   籍貫在中國,從魏晉以后這一段時間里面跟門第緊密結合。


   因為籍貫就是戶籍登記的地方,那么戶籍又是跟一個家庭、一個個人可以獲得的權利跟必須承擔的義務要結合在一起。比如說征收賦役,有勞役制度的時候服勞役、官員家庭享受特權,都是跟戶籍登記的,而且科舉制度也是跟戶籍和籍貫緊密的結合的。


   科舉是有名額的,秀才、舉人這一級是把名額分到地方上的,到了進士這一級才是擇優錄取,由于各地的經濟文化發展水平差異很大,而科舉的名額,特別是基層的名額,還要講究平衡,所以實際上各個省之間的差異就非常的大。


   比如說江蘇,到明清的時候經濟文化發達、人口密集,攤給江蘇的名額不可能太多,所以錄取舉人的指標大概每一百萬人口里面,跟云南相比的話,云南是江蘇的10倍,貴州是江蘇的4倍,錄取的標準差異就非常大。




   在這種情況下,也有人走捷徑、打擦邊球,這個就是一種冒籍,比如清朝著名的史學家趙翼,他是常州人,江蘇常州這個地方名額很緊,本來就是人才多、要求高。他正好有叔父在北京、天津一帶經商,在那經商雖然沒有正式籍貫,但他可以報商籍。他就在那里去考試并且參加順天的鄉試,這樣就考取了舉人,接下去又考上了進士,并且最高等級的考試中間被皇帝圈定為探花,全國高考第二名。但是要是他沒有這個舉人的身份是不能去參加進士考試的,如果他在常州未必考得上舉人,沒有舉人資格上一步也是沒法往上去的,這打了個擦邊球。


   還有像明朝朱元璋實行衛所制度,在衛所里的籍貫登記的人,就是軍籍,軍人的家族后代。軍籍有種種限制的,有些人為了考科舉,為了做其他事,就想辦法把戶口掛在民籍上面冒籍,這個理論上講查出來也是犯罪。而且為了要核對有的人到底是不是軍籍,還專門派人到南京后湖,這里儲存著明朝每十年編一次的戶籍,叫做黃籍,在這里面去查,作為核對。


   所以籍貫看來是個簡單的自己戶籍所在的地方,但是由于戶籍有不同的含金量,戶籍有不同的權利和義務,所以往往會選擇不按照實際情況登記籍貫。


云南快乐十分开奖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