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51-63358880
153-9516-5008

《文公先生(朱熹)行實》 點校

發布日期:2020-04-10 瀏覽次數:240


(開頭《朱氏家傳》,四字為衍文)先生祖居歙之黃墩。八世祖唐天祐中,以陶雅之命,總卒三千戍徽之婺源,遂家婺源縣永平鄉松巖里。五世祖甫,甫生振,振生絢,皆不仕。絢生森,少務學,不事進取,戒飭諸子以忠孝和友為本,且曰:“吾家業儒,積德五世矣!後必有顯者,當勉勵謹飭,無墜先業。”卒贈承事郎。生三子:長曰松,字喬年,甫冠擢進士第,入舘為尚書郎兼史事。以不附和議去國,遂家於建陽縣之考亭,世號“韋齋先生”;次檉、次槔。韋齋娶同郡祝氏,封孺人,贈碩人,慈順孝謹。生三子,伯仲皆夭,季則先生矣。(此處有“文公朱子誕生”六字為衍文)

宋高宗建炎四年庚戌九月甲寅,先生生於延平尤溪之寓舍,名熹,字仲晦,號晦庵。(下有“入小學”三字為衍文)紹興四年甲寅,先生五歲,始入小學。(此處有“通《孝經》大義”五字為衍文。)七年丁巳,先生八歲,通《孝經》大義,書“八字”於其上曰:“若不如此,便不成人。”(此處有“沙列八卦”四字為衍文。)間從羣兒遊,獨以沙列八卦,默坐端視。(此處有“父韋齋先生卒”六字為衍文。)紹興十三年癸亥,韋齋先生卒;以十四年甲子,葬於五夫里曰塔山,後改葬上梅里之寂厯山。(下有“稟學於三君子之門”八字為衍文。)

先是韋齋先生疾革,手自為書,以家屬少傅劉公子羽;而訣於藉溪胡憲(原仲)、白水劉勉之(致中),少傅之第子翬(彥沖),且顧謂先生曰:“此三人者吾友,其學皆有淵源,吾所敬畏。吾卽死,汝往父事之而惟其言之是聽。”韋齋最少,傳為築室於其里第之旁,先生遂奉夫人遷而居焉。乃遵遺訓,稟學於“三君子”之門,時年十有四。“三君子”撫敎如子姪,而白水劉公以息女妻焉。二劉公沒,獨事胡公最久。(以下有“登進士第”四字為衍文。)




紹興十七年秋,請建州鄉舉,時先生年十八。考官蔡茲謂人曰:“吾取中一後生,三篇《策》皆欲為朝廷措置大事,他日必非常人。”

十八年戊辰春,登進士第。(以下有“省坵墓”三字為衍文。)

二十年春,歸婺源拜省坵墓、宗族。(以下有“除主簿”三字為衍文。)

二十一年辛未春,銓中,注泉州同安縣主簿。(下有“受學延平李先生之門”九字為衍文。)

紹興二十三年夏,受學延平李先生之門。初,朱子學靡常師,出入經傳泛濫、釋老有年。及見延平,洞明道要,頓覺異學。由是專精緻志,剖微竆源,畫夜不懈,至忘寢忘食,而道統之傳,葢有所歸矣!(下有“之同安縣”四字為衍文。)七月之同安,蒞職勤政。茍利於民,雖勞無憚;職兼學事,規矩甚嚴。勵諸生以誠敬,增修講明之法。(下有“子塾生”三字為衍文。)七月丁丑,子塾生。(下有“子埜生”三字為衍文。)

二十四年甲戌,七月庚午,子埜生。(下有“秩滿歸”三字為衍文。)

二十七年(原文為“十七年”,疑為筆誤,據《朱熹年表》校正)丁丑十月,秩滿歸自同安。其去也,士思其敎、民懷其惠,相與立祠於學。(下有“差監潭州”四字為衍文。)

二十八年戊寅十二月,差監潭州南嶽廟。(下有“應詔言事”四字為衍文。)

三十二年壬午六月,孝宗皇帝卽位,詔求直言,先生應詔言事,其略曰:“帝王之學必將格物致知,以極夫事物之變,夫事物之過乎者,義禮所存、纎微必照,則自然意誠心正,而所以應天下者得矣!至於記誦詞說,非所以探淵源而出治道,虛無寂滅,非所貫本末而立大中也。”(下有“入對垂拱殿”五字為衍文。)




孝宗隆興元年癸未十月辛巳,入對垂拱殿,其畧曰:“大學之道,在於格物:格物者,窮理之謂也。謂之理,則無形而難知;謂之物,則有跡而易覩。必因物求理,使瞭然無毫髪之差,則應事無毫髪之謬。是以意誠心正,而身修、家齊、國治而天下平。勸講之臣所以聞於陛下者,不過記誦辭章之習,而陛下又不過求之《老子》《釋氏》之書。是以雖有生知之性、高世之行,而未嘗隨事以觀理。故天下之理,多所未察,未嘗卽理以應事;故天下之事,多所未明。是以舉錯之間,動涉疑貳;聽納之際,未免蔽欺。葢由不講夫大學之道,而溺心於淺近虛無之過也。願博訪眞儒知此道者,講而明之,則今日所當為者不得不為,所不當為者不得不止。”上為之動容。(下有“除武學博士”五字為衍文。)

是歲十一月戊辰,除武學博士。(下有“作《讜議序》”四字為衍文。)

乾道元年乙酉六月戊午,作《讜議序》。(下有“除樞密院編修官”七字為衍文)

乾道三年丁亥八月,如長沙;十一月己丑,除樞密院編修官;十二月至自長沙,越二日拜命。(下有“編次程氏遺書成”七字為衍文。)

四年編次《程氏遺書》成。(下有“子在生”三字為衍文。)

五年正月,子在生;(下有“母夫人卒”四字為衍文。)五年九月,丁母夫人祝氏憂。葬於建陽後山、天湖之陽,命其名曰“寒泉”。(下有“家禮成”三字為衍文。)

六年,《家禮》成;(下有“編次論孟精義成”七字為衍文。)六年正月,成《<資治通鑒>綱目》。(下有“成”一字為衍文)

八年四月,(此處有“成綱”一字為衍文)倣《春秋》而兼羣史之長(此處有“目”一字為衍文)、倣左氏而稽諸儒之粹,《西銘解義》成;八年十月,成《太極圖傳通書解》(此處有“成”字為衍文。)

九年四月,(此處有“成”字為衍文)編次《程氏外書》成。(以下有“九年六月成編次《近思錄》成”,此句為衍文。)






淳熙二年乙未,東萊呂公來訪,講學於寒泉精舍;編次《近思錄》成;餞東萊至鵞湖;江西陸九齡(子壽)、九淵(子靜)、清江劉清之(子澄)皆來會。相講其所聞,“二陸”俱執己見,不合而罷。(此處有“作《晦庵》”三字為衍文)七月,作《晦庵》於盧峰之雲穀。(此處有“除秘書郎”四字為衍文。)

三年丙申六月,除秘書郎,辭,不允;十月,差主管武夷沖佑觀;(此處有“令人劉氏卒”五字為衍文)十一月,令人劉氏卒,葬於建陽之唐石大林穀。(此處有“語孟集註或問成”一句為衍文)

淳熙丁酉六月,《語孟集註或問》成、《詩集傳》成。(此處有“成,十月差知南康軍”一句為衍文。)。

淳熙戊戌八月,差知南康軍,辭,不允。

六年丁亥三月,先生到任,首下敎三條,每五日一講學;立濂溪祠於學,以“二程”先生配,別立五賢堂;(此處有“建白鹿書院”五字為衍文)十月,復建白鹿書院。(此處有“祠諸葛武侯”五字為衍文。)

淳熙庚子十一月,作臥龍庵於廬山之陽,以祠諸葛武侯;(此處有“除江西提舉”五字為衍文。)


淳熙辛丑三月,除江西提舉、常平茶鹽。(此處有“改除江西提刑”六字為衍文。)

九年壬寅,除直徽猷閣,改除江西提刑。(此處有“差主管崇道觀”一句為衍文。)

淳熙十年癸卯正月,差主臺州崇道觀;二月拜命,時鄭丙上疏,詆程氏之學以沮之;(此處有“武夷精舍成”一句為衍文)四月,作武夷精舍成,四方士有來者甚眾。

(十三年)(缺漏三字,據《朱熹年表》補)《易學啓蒙》(此處有“成”字為衍文。)三月成;《孝經刋誤》(此處有“成”字為衍文。)八月成。(此處有“小學書成”四字為衍文。)

淳熙十五年戊申,奏士延和殿,除兵部郎官,以足疾,丐辭。

己亥,依舊名江西提刑,仍給還改官,後不曾陳乞磨勘,當日申免,謝辭;(此處有“轉朝奉郎”四字衍文)八月有旨,朱某力疾,入對奏劄,皆論新任職士。朕諒其誠,復從所請,可疾速之任,後以足疾丐辭。除直直寶文閣主管西京,崇磨勘及職名,皆不許。(此處有“即除主管太乙宮兼崇殿政說書”一句為衍文。)十一月,趣入對再士,除主管太乙宮兼崇政殿說書。(此處有“復陸子靜書”一句為衍文)先生復陸子靜《辨太極書》,因萬詆其學之偏,始出《太極通書》、《西銘》二書解義,以授於學者。(此處有“除秘閣修撰”一句為衍文)。

淳熙十六年己酉正月,除秘閣修撰;序《大學章句》;二月甲子,(此處有“序”,字為衍文)序《中庸章句》;三月戊申,序仍直寶文閣;四月,再辭職名;五月,從所請,(此處有“仍直寶文閣”一句為衍文)降詔獎諭;(此處有“轉朝散郎”一句為衍文)閏五月,表謝覃恩,轉朝散郎,賜緋魚。(此處有“除江東轉運副使”一句為衍文)八月,除,以疾力辭;(此處有“除知漳州”四字為衍文)十一月,改知漳州,再辭,不允。


光宗紹熙元年庚戌四月到任;《四經》《四子》書成。易取古文,分《經》《傳》為十二篇,《書》《詩》皆別序,合為一篇,置諸《經》後;《春秋》出左氏經文,別為一書,以踵三《經》之後。(此處有“子塾卒”三字為衍文)

紹熙二年辛亥正月,長子塾卒於婺州;(此處有“復除秘閣修譔”一句為衍文)三月,復除秘閣修撰,主管南京鴻慶宮;(此處有“解組而歸”四字為衍文)四月,拜祠,命辭職名,解組而歸;七月,再辭職名,詔論修譔之職;乃寵名儒,乃不敢辭;除湖南運副;九月,除廣西經畧。

紹熙三年壬子十二月,《孟子要畧》成;復主管南京鴻慶宮。

紹熙四年癸醜正月,除知潭州湖南安撫;十二月,辭,不允。

五年甲寅正月,再辭;二月,詔長沙與屏,得賢為重。往祇成命、毋執謙辭,可疾之任;四月啓行,五月至鎭,遣諭洞僚降之。(此處有“除煥章閣待制侍講”一句為衍文)

七月,甯宗卽位;八月,除煥章閣待制侍講;甲子發長沙;十月己丑,入國門;辛卯,奏事行宮便殿,旣對靣納劄子,辭待制侍講,不允;壬辰辭待制職,乞改說書差遣。



上孝宗《山陵議狀》。辛丑,受詔,進講文學,同日兼寶錄院同修譔,辭,不允;覃恩,授朝請郎;甲辰,例賜紫章服;乙巳,晚講乞,令後省看詳對事乞;

甯宗三年,內賀禮竝免;庚戌,講筵,畱身進四事;閏月戊午朔,晚講;庚申,早講;辛酉,晚講,奏禮律。嫡孫承重斬衰。

三年,孝宗將袝廟;癸亥,集議廟制,先生度難以口舌爭,乃辭疾不赴;甲子,在告;乙丑,直日性,告封婺源開國男,食邑三百戶;丙寅,得旨,內引奏疏論廟祧;丁卯,對賜食;戊辰,入史館;庚午日,面君答對;乙亥日,值班;丙戌日,晚講;戊子日,除宮觀;庚寅,出靈芝寺;癸巳,至六和塔;除寶文閣待制,與羣差遣;(此處有“除湖北安撫”一句為衍文)十一月己亥,除湖北安撫竝辭舊職名,辭,不允;戊戌,行至玉山;丁未,還家;辛未,復辭前命,仍乞追還新舊職名;(此處有“詔舊煥章閣待制”句為衍文)十二月,詔依舊煥章閣待制、提舉南京鴻慶宮;(此處有“竹林精舍成”四字為衍文)竹林精舍成,釋菜(原文“萊”應為“菜”,疑誤,據典籍校正)於先聖先師,以周、程、邵、張、司馬、延平七先生從祀。(此處有“轉朝奉大夫”一句為衍文)

甯宗慶元元年乙卯,轉朝奉大夫,乞致仕,不允;(此處有“充秘閣修譔”一句為衍文)十二月,依舊充秘閣修譔宮觀。(此處有“《楚辭集註》成、《儀禮經傳通解》成”兩句為衍文)

慶元二年丙辰十二月,褫職罷祠。先是僞學禁起,詔諭天下。是歲,先生始修禮書成,名曰《儀禮經傳通解》。(此處有“《韓文考異》書成”一句為衍文)

慶元三年丁巳,集註《韓文考異》書成。(此處有“集書傳授蔡沈”句為衍文)

慶元四年戊午正月,集《書傳》數篇,及親槁百餘段,具在其大義,悉口授蔡沈,俾足成之;(此處有“致仕”二字為衍文)十二月,以年及七十乞致仕。

慶元五年己未四月,詔從所請。始用野服見客,其榜略云“榮陽呂公,嘗言京洛致仕官”。與人相接,皆有閑居野服為禮,而歎外郡或不能,然其旨深矣!又謂:“上衣下裳,大帶方履,此涼衫自不為簡,其所便者;但取束帶,足以為禮,解帶足以燕居而已,且使竆鄉下邑,得見祖宗。盛時京都舊俗,其美如此,亦補助風敎之一端也。”(此處有“文公先生卒”五字為衍文)

慶元六年庚申三月乙丑,以疾卒,年七十一。



初,先生疾革精舍,諸生入問,乃起坐曰:“諸君遠矣!然道理亦止是如此矣!但相倡率,下堅苦工夫,牢固著足,方有進步處。”諸生退,手書屬其子在,及門人範念德、黃幹,拳拳以勉學,及修正遺書為言。

翼日,卽命移寢中堂。黎明,諸生復入問疾,因請曰:“先生之疾革矣!萬一不諱,當用書儀乎?”曰:“疎畧。”“然則當用儀禮乎?”乃額之良久,恬然而逝,午初刻也。

送終之事,皆用遺訓焉。是日,大風拔木,洪水崩山,哲人之萎,豈小變哉?十一月壬申,葬於建陽縣唐石裏之大林穀,送者數千人。(此處有“除華文閣待制”一句為衍文)

嘉泰二年十月,除華文閣待制與致仕恩澤。是時,羣不申沒,故以生存出命。(此處有“賜諡曰文”四字為衍文)

嘉定元年戊辰十月,詔賜諡與遺圭恩澤,特諡曰“文”。初議諡“文忠”,覆議謂“公”。正主庇民之學,鬱而不施;著書立言之功,大暢於後晚。為《考異》一書,其心有合韓於以其諡,諡之從其議。(此處有“贈宣奉大夫”一句為衍文)



嘉定三年庚午,贈中大夫寶謨閣直學士,後以明堂恩累,贈宣奉大夫。

先生平居惓惓無一念,不在於國,聞時政之闕失,則戚然有不豫之色;語及國勢之未振,則感慨以至泣下。然自少卽以興起斯文為己任,晚焉孜孜不知老之將至。若不屑於斯世者,及其出而事君,則竟忠盡誠,不顧其身;推以臨民,則除其疾苦,而正其風俗,未嘗不欲其道之行也。雖遇知於人,正而不容於邪枉。

故自筮仕以至屬纊,五十年間,厯仕四朝。仕於外者,僅“九考”;立於朝者,四十日而已。豈非天將以先生紹往聖之統、覺來世之述,故嗇之於彼,而厚之於此歟?(此處有“追封信國公”一句為衍文)

理宗寶慶三年丁亥正月,贈太師,追封信國公。(此處有“改封徽國公”五字為衍文)

紹定三年庚寅九月,改追封徽國公。(此處有“從祀孔子廟”五字為衍文)

淳祐元年辛丑正月,理宗皇帝幸大學,以“五臣”從禮,御筆云:“朕惟孔子之道,自孟軻後至我廟周,張載、程顥、程頤,眞見力踐,深探聖域,千載絕學始有指歸。中興以來,又得朱熹精思明辨,折衷(原譜“衷”為“哀”疑筆誤,據文獻校正)會融。《中庸》、《大學》、《語》、《孟》之書,本末洞徹,孔孟之道益以大明於世。朕觀“五臣”論著,啓沃良多。今視學有日,宜令學宮列諸從祀,以示朕崇獎儒臣之意。”(此處有“追封齊國公”五字為衍文)

大元至正二十二年二月,追封齊國公,父韋齋為獻靖公。(下有“追封父韋齋為獻靖公,大元至正中”兩句為衍文)。



時 正德甲戌歲 

後學 越之新昌 章鏜(存聲) 拜手謹述


譯文:


先生祖居歙縣黃墩。八世祖在唐朝天祐年間,因陶雅的指派,率領三千兵丁戍守徽州婺源,于是安家在婺源縣永平鄉松巖里。五世祖名叫朱甫,朱甫生朱振,朱振生朱絢,都不曾做官。朱絢生朱森,年輕時入學讀書,不求進取;告誡幾個兒子,要以孝順父母、友愛孝弟為根本,并說:“我家以儒學為業,常做善事,積累德行,已經五代了!今后一定會有顯貴的人出現,你們應當努力,小心謹慎,不能喪失先人的事業!”死后贈承事郎。

朱森生三個兒子:長子叫朱松,字喬年,二十歲選拔為進士,進入“三館”供職,封為尚書郎兼史事,因為不贊同“和議”而離開了朝廷,就定居在建陽縣的考亭,世人稱他“韋齋先生”;二子朱檉、三子朱槔。韋齋娶同郡祝氏,拜封“孺人”封號,賞賜“碩人”封號,孝順恭謹。生三個兒子,長子、次子都早亡,小兒子就是先生。

宋高宗建炎四年(公元1130,農歷9月15),先生出生在延平尤溪的住所,名熹,字仲晦,號晦庵。

紹興四年甲寅(公元1134),先生五歲,始入小學。紹興七年歲次丁巳,先生八歲,通曉《孝經》要旨,并在書上寫了書八個字:“若不如此,便不成人。”其間隨同一群兒童游戲,唯獨他用沙,排列《八卦》圖式,默默地坐著細細地看。

紹興十三年癸亥(公元1143),韋齋先生去世,于紹興十四年甲子(公元1144),安葬在五夫里叫塔山的地方,后又改葬上梅里的寂歷山。

先是韋齋先生病危,親手寫一封信,把家事囑托給少傅劉子羽,并與藉溪的胡憲(原仲)、白水的劉勉之(致中),少傅的學生子翬(彥沖)絕別,又對朱熹說:“這三人是我的好友,他們的學問都有淵源,是我所恭敬的人。我快就要死了,你前往拜見,要像侍奉我一樣侍奉他們,要絕對聽他們的教誨。”韋齋在兄弟中最小,相傳他在其本鄉中的住宅旁,另建了屋舍,先生于是就遷居在那兒供養母親。

于是他遵照父親的遺囑,受學“三君子”門下,當時十四歲。“三君子”撫養教育,就如自己的親子姪,而且劉白水先生把自己的女兒許配給朱熹為妻。兩位劉公去世后,唯獨侍奉胡憲先生的時間最長。

紹興十七年(1147)秋,考中建州鄉貢,當時先生十八歲。考官蔡茲對人曰:“我取中一個后生,三篇策文都是想為朝廷安排重大的國事,將來一定是個不平凡的人。”

十八年戊辰(1148)春,考中進士。

二十年(1150)春,回婺源省親拜祭祖先陵墓。

二十一年辛未(1151)春,選拔任泉州同安縣主簿。

紹興二十三年(1153)夏,在李延平先生門下從師學習。當初,朱熹求學沒有固定的老師,儒家的經書傳文讀來讀去,空洞浮泛;佛教和道教也學了許多年。等見到了李延平,洞察明白學說的精義,頓時感覺了儒家以外的其他學說。因此用心專一,聚精會神;剖析精微的道理、探尋事物的本原,白天夜晚毫不懈怠,到了連睡覺吃飯都顧不上的地步。儒家學術思想的傳承,大概有歸屬了吧!七月到同安,上任處理政務。如果是有利于民眾的事情,雖勞累而不怕;兼任學政,規矩很嚴。勉勵在學的人儒生,用誠懇敬慎的態度,來增加學習講解闡明的方法。七月丁丑日,生長子朱塾。

二十四年甲戌(1154),七月庚午日,生次子朱埜。

二十七年丁丑(1157)十月,任期屆滿從同安回鄉。他離開時,讀書人思慕他的教誨、老百姓感懷他的恩惠,爭相在學宮建祠紀念。

二十八年戊寅(1158)十二月,派遣監修長沙南岳廟。

三十二年壬午(1162)六月,孝宗皇帝卽位,下詔招求正直不阿的言論,先生應詔進言議事,他大略地說:“帝王治國理政需要掌握的學問,一定要推究事物的規律,方能獲得不盡的知識,以窮極事物的變化。事物發展到過分的程度,使認識到的內容和行為準則,得到自我意識的體驗,極細微的不足,也要互相對照,那么自然能使心意真誠純正,所以能讓天下人順應的目的就達到了!至于說默記背誦文章的言辭,那不是用來探究事物的淵源、治理國家的措施;那荒誕無稽、超脫生死的境界,不是所謂貫通事情原委、確立中正之道啊。”

孝宗隆興元年癸未(1163)十月辛巳日,入垂拱殿應對,大略說:“《大學》的要義,在于“格物”。所謂格物,說的就是深究事物的道理。所說的“理”,是沒有形態而難以探知的;所說的“物”,那是有軌跡可尋見的。必須因循“物”去探求“理”,使清楚明白沒有一絲一毫的差錯,那么處理世務就沒有一絲一毫的謬誤了。這是憑借心意真誠純正,來使身心得到修養、家政得到整飭、國事得到治理而天下走向太平。侍講的大臣之所以能在您那兒聞名,不過是對記誦的辭章熟悉而已,而您又不過是在探求道家和佛家的書本,因此他們雖有不待學而知的悟性、超越世俗的品行,但未必能根據周圍的事物來觀照它內在的道理。所以天下的道理,大多沒能探察,未必能根據道理來應付人事;所以天下的事,大多沒弄明白。所以言行舉動,動輒懷疑,聽取意見的時候,不被蒙蔽欺騙,這大概就是由于不講《大學》的宗旨,而沉溺在淺薄鄙陋、荒誕無稽的過錯啊。希望您能廣泛地訪求具有真才實學、懂得這個道理的大儒,通過講解來明白它,那么今天應該做的事情就不得不做,不應當做的事情就不得不停止。”皇上被他這番話感動了。

這一年的十一月戊辰日,任命為武學博士。乾道元年(1165)乙酉歲六月戊午日,寫作《讜議序》。

乾道三年丁亥(1167)八月到長沙;十一月己丑日,任命為樞密院編修官;十二月自到長沙,到第二天拜官任職。

乾道四年(1168),編輯整理《程氏遺書》完成。

乾道五年(1169)正月,子在生;五年九月,丁母親祝氏憂。葬于建陽后山天湖之陽,命其名曰“寒泉”。

乾道六年(1170),《家禮》一書完成;六年正月,完成《<資治通鑒>綱目》一書。

乾道八年(1172)四月,仿效《春秋》而兼有各類史書優點、仿照《左傳》而博采各為儒家精華,完成了《西銘解義》;八年十月,完成《太極圖傳通書解》。

乾道九年(1173)四月,編輯整理《程氏外書》完成。

淳熙二年乙未(1175),呂東萊先生來訪,在寒泉精舍;編輯整理《近思錄》完成;在鵝湖設宴為東萊先生送行;(不久)江西的陸九齡(子壽)、陸九淵(子靜),清江的劉清之(子澄)都來相會、講學。他們知道“二陸”兄弟都是堅持己見,不肯變通,因意見相違背而中止。七月,在盧峰的云谷寫作《晦庵》一書。

淳熙三年丙申(1176年)六月,任命為秘書郎,推辭,不答應;十月,派遣主管武夷沖佑觀;十一月,愛妻劉氏去世,安葬

建陽的唐石大林谷。

淳熙四年丁酉(1177)六月,《語孟集注或問》完成,《詩集傳》完成。

淳熙五年戊戌(1178)八月,差遣知南康軍,推辭,不答應。

淳熙六年丁亥(1179)三月,先生到任,首先下達三條《教育訓令》,每五天講一次學;在濂溪祠設立學館,以“二程”(程頤、程顥)先生相互分工合作,另創立五賢堂;十月,又創建了白鹿書院。

淳熙七年庚子年(1180)十一月,在廬山南坡陽建臥龍庵,祭祀諸葛亮;

淳熙八年辛丑(1181)三月,任命為江西提舉、常平茶鹽使。

淳熙九年壬寅(1182),任直徽猷閣,改任江西提刑。

淳熙十年癸卯(1183)正月,派遣主持臺州崇道觀;二月拜官任職,當時鄭丙向天子進呈奏疏,詆毀程氏理學并阻撓;四月,建“武夷精舍”,即紫陽書院完成,四方的學讀書人前來學習的很多。

淳熙十三年(1186),《易學啟蒙》三月完成;《<孝經>刋誤》八月完成。

淳熙十四年丁酉(1187)三月,《小學書》完成;派遣主管南京鴻慶宮,四月拜官任職;七月任江西提刑,因為生病,推辭,不答應,十月拜官任職。

淳熙十五年戊申(1188),上奏,任官延和殿,任兵部郎官,因腳病,請求辭官。

淳熙十五年(1188),依舊官名江西提刑,仍給還原所改的官職,后來也沒有提出要求勘察政績。當日申請免除,答謝告辭。八月,皇上有圣旨下,朱熹盡力支撐病體,入朝應對,奏章都是議論新任的官員。皇上體諒他的忠誠,就又依從了他的請求,允許立即到任,后因腳病請求辭去,任直直寶文閣主管西京, 尊崇勘察政績及職名,都不準許。十一月,催促入朝,再一次應對論士,任主管太乙宮兼崇政殿說書。先生回復陸子靜(九淵)《辨太極書》,因極多地譴責他學說的片面見解,才寫出《太極通書》、《西銘》二書的文意解說,傳授給那些做學問的人。

淳熙十六年(1189年)己酉正月,任職秘閣修撰,二月甲子日,官員排序;三月戊申日,又排序;四月再次請求辭職;五月依從他的請求,下發詔書褒獎表彰;閏五月,上表謝恩,轉任朝散郎,賞賜“緋衣”和“魚符袋”。八月,任命官職,因病極力推辭;十一月,改任漳州知州,再一次推辭,朝廷不允許。

光宗紹熙元年庚戌(1190)四月,到任;替代古文分《經》、《傳》為十二篇,《書》、《詩》都另外敘述合為一篇,放在各篇經文的后面;《春秋》是出于左氏的經文,另作一本書,以跟在三部《經》書的后面。

紹熙二年辛亥(1191)正月,長子朱塾在婺州去世;三月,又任職秘閣修撰,主管南京鴻慶宮;四月,拜祭祠廟,意欲辭去官,卸任還鄉;七月,再一次請求辭職,下詔議定任修譔職務;這是恩寵有名的學者,于是不能推辭,九月任職。

紹熙三年壬子(1192)十二月任職靜江府廣南西路略安撫使。

紹熙四年癸丑(1193)正月任職,十二月任職潭州荊湖南路安撫使請求辭職,不允許。

紹熙五年甲寅(1194)正月,又請辭;二月詔命長沙,予以免除,得賢為重。(責令)安心前往執行已發布的命令,不要拿謙讓而推辭話來說事,要極速到任;四月啟程,五月到達駐守的邊鎮,派遣勸諭竇州各“洞”的僚人反叛”,使他們投降。

七月,寧宗繼位;八月任煥章閣待制侍講;甲子日,出發長沙;十月己丑日,進國都;辛卯日,到行宮便殿,向皇帝陳述事情,面君獻奏章;請求辭去待制侍講,不允許;壬辰日,辭待制職,請求改為說書差遣。

進獻《孝宗山陵議狀》。辛丑日,稟承皇帝的詔命,入朝講解《大學》;同日兼寶錄院同修譔,推辭,不允許;承蒙恩典,授朝請郎;甲辰日,按例賜給“紫金魚袋服”;乙巳晚,講完文章,令到內侍省審閱研究,對答結束。

寧宗三年(?),入宮敬獻賀禮并免;庚戌日,講學,留身進言四事;閏月初一晚上講學;庚申日,早上講學;辛酉日,晚上講學,上奏《禮律》;作為嫡孫,主持宗廟喪祭并服喪。

三年,孝宗將袝祭后死者于先祖之廟,癸亥日,共同評議宗廟制度,先生考慮到難免有言語上的爭執,就以生病為由沒有前往;甲子日,休假;乙丑日,值日當班;朝廷封贈爵號為婺源開國男,世祿封地三百戶;丙寅日,領圣旨入朝,遞奏章《論廟祧》;丁卯日,答對皇上,國君贈予熟食;戊辰日,入史院;庚午日,面君答對;乙亥日,值班;丙戌日,晚講;戊子日,清除宮室;庚寅日,來到靈芝寺;癸巳日,到六和塔;任職寶文閣待制,與眾人一起聽從派遣;十一月己亥日,任湖北安撫,并請求辭去舊職名,不許;戊戌日,步行到玉山;丁未日,回家;辛未日,又辭前時的任命,仍請求追還新舊職名;十二月,下詔依舊任煥章閣待制、提舉南京鴻慶宮;“竹林精舍”建成,行“舍菜之禮”(原文“菜”,誤為“萊”,今校正)祭祀先圣先師孔子,以周敦頤(濂溪)、程頤(伊川)、邵雍(康節)、張載(橫渠)、司馬光(涑水)、李侗(延平)、(朱熹)七先生附祀。

寧宗慶元元年乙卯(1195),轉任朝奉大夫,請求交還官職(退休),不答應;十二月依舊充秘閣修譔宮觀。

慶元二年丙辰(1196)十二月,(因上疏斥言權相韓侂胄)被革去官職,免去侍講職銜。胡弦、沈繼祖等人乘機污蔑朱熹學說學是“偽”學,禁止朱學流行,并頒布文書告喻天下。這一年,先生始修禮書成,名叫《儀禮經傳通解》。

慶元三年丁巳(1197),《集注韓文考異》一書完成。

慶元四年戊午(1198)正月,集《書傳》數篇,及謄寫清楚的文稿一百余段,全部存在其中的要義,詳盡地口頭傳授給蔡沈,讓他促成這事。十二月,以年齡將近七十為由,請求辭官退休。

慶元五年己未(1199)四月,下詔答應了他的請求。開始用鄉居樸素的服裝接見來客,他的名帖大略寫的是榮陽呂公,曾經所說的“京洛致仕官”。與人交往都是獨自安居時穿便服見禮,而感嘆京都以外的州郡或許不能,然而其中的意旨深刻啊!又說:“上穿衣、下穿裳,素絲帶、方口鞋,這涼衫便服自然不算怠慢,只是圖個方便。但用來整飾衣冠, 完全可以不失禮節,脫去衣冠能夠閑居罷了,且使窮鄉僻壤,能見得祖宗。盛時京都舊的風俗,也是這樣美善,也是補益幫助風俗教化一個方面。”

慶元六年庚申三月乙丑日(公元1200年4月23日),因病去世,年齡七十一歲。當初先生在精舍病危時,各位儒生入見探視,就起身坐著說:“大家將要遠離我了!然而自然的規律就是這樣,誰也改變不了的,只是要互相率先從事,下艱苦工夫,腳踏實地,才能有所進步。”儒生們退下,他親手寫下遺囑給他的兒子朱在,以及門生范念德、黃干,懇切地勉勵他們學習,修正遺留的著作,并以此作為遺言。

第二天,就指命人把他移到正室。天快要亮的時候,儒生們又入見問病,并請示說:“先生病危,萬一離世了,要不要封簽送老師禮金呢?”朱熹說:“忽略吧。”“既然這樣,那么要用禮儀嗎?”于是他緊皺眉頭很久,安然去世,這時正好是午時初刻。

辦理喪事,完全按照遺訓去做。這一天,大風拔起樹木,洪水崩塌山梁,哲人的萎謝,哪是小小的事變呢?十一月壬申日,安葬在建陽縣唐石里的大林谷,送葬的有好幾千人。

嘉泰二年(1202年)十月,下詔拜受華文閣待制與辭官退休恩典。這時眾人沒有申報去世,因此仍照生存發布任命。

嘉定元年戊辰(1208年)十月,皇帝下詔,賜謚號和遺圭禮器及恩典,只賜謚號為“文”。起初議定謚號為“文忠”,再審議稱“公”。他匡正君主、庇護人民的學說,文采美盛卻不能施行;著書立說的功勛,但在后代非常暢好。寫作《考異》一書,他的心思多有符合他的謚號,謚號的確定也依從他的言論。

嘉定三年庚午(1210年),贈中大夫寶謨閣直學士,后因在朝廷,歷代受恩,贈宣奉大夫。

先生平時對君主真摯誠懇,沒有一點私心雜念。不在朝廷,聽到政務上有什么過失時,臉上就呈現出憂傷而不快的樣子;說話中談到國勢的衰敗,就心生感觸而慨嘆,以至于流下眼淚。然而從小就把振興禮樂度教化,作為自己的責任,后來勤勉不懈,專心工作,心懷愉快,忘掉自己的衰老,正因他如此關注今世,等到他做官侍奉君主,就竭盡忠誠,奮勇向前,不考慮個人安危;推舉他治理百姓,便解除他們的生活困苦,從而改正他們的風尚習俗,沒有不希望他們遵循正道而前行。雖然受到賞識,但堅持正義而不容忍奸邪的人。

所以自從初出做官,直到臨終,五十年間身歷四朝。在外做官的,只有二十七年;在朝為官的,四十天而已。莫不是上天想要以先生來繼承孔孟等先儒的道統,啟發來世的傳述,所以對那個人吝嗇,而對這個人吧?

理宗寶慶三年丁亥(1227年)正月,加封太師,追封信國公。

紹定三年庚寅(1230)九月,更改追封徽國公。

淳祐元年辛丑(1241)正月,理宗皇帝巡視大學,按照“五臣”禮遇對待,親筆書寫:“我聽從孔子的學說,自從孟子以后,到我朝立廟承繼周朝,張載、程顥、程頤真知灼見而極力地切實施行,深刻地尋求圣人的境界,千年造詣獨到的學術,才有了意旨的歸向。國家復興以來,又得到朱熹精心思考、清楚分辨,調節使適中而融會貫通。《中庸》、《大學》、《語》、《孟》四書,先后次第,深入透徹地理解,孔孟學說更加讓世人明白。我觀看了“五臣”論著,得到的啟發很多。如今視察學校有些日子了,應該責令學校把他們列入,附祭孔廟,來昭示我對儒臣崇敬勉勵的心意。”

元朝至正二十二年(歲次壬寅,公元1362)二月,追封齊國公,她的父親韋齋追封為獻靖公。

時 正德甲戌歲(1514) 

后學 越之新昌 章鏜(存聲)

拜手謹述




云南快乐十分开奖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