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51-63358880
153-9516-5008

線裝書的函套與夾板

發布日期:2020-05-16 瀏覽次數:151

    線裝書的裝幀多崇尚樸素,由此也反映出古代出版人與讀書人重視的主要是書籍作為文化載體的功能。古代線裝本多以紙做書衣,很容易破損,所以講究一些的出版者,改用青布作書衣,能較好地保護書籍;至于以錦綾作衣,細絹包角,便被認為奢華了。



    書衣之外,對書籍進一步的保護措施,是為每部書制作專用的函套。書坊所用函套,一般以青布制作,將封面、封底、書脊、書口四面包住,封面處重疊一層,在書口一側以布扣穿骨簽固定;書頂與書根仍裸露在外。函套封面同樣粘貼書名簽。


    藏書家對心愛的善本古籍,常自制函套珍護,這種函套往往用錦綾制作,而且會做成完整的六面體,從書頂、書根、書口三面各延伸一個三角到書籍封面上,拼合成長方形,再以函套封面壓合,在書口側以象牙簽固定。有時三角壓片還設計成云頭、花瓣等形狀,交相嵌合,更為精致。




    不過,清末民初,出版商對于印制粗陋的木刻或石印本書籍,也加裝青布函套,以粉飾賣相,提高售價。晚清大量翻印出版的四書五經、戲曲小說,無不如此,現在舊書市場上仍不難見到。這種青布函套的使用,并不能證明圖書的價值超乎尋常。




    與函套相類,木夾板也是一種簡易護書物,每副兩塊,分置書本上下,以布帶穿扎扣緊。布帶長短可根據書本厚度調節。因為木板左右兩邊都有穿布帶的孔,所以書名簽多居中粘貼。木夾板采用硬質木料制作,一般厚度只有二三毫米,有作坊生產通用夾板供應書店,出版機構也會自制夾板。值得特別關注的,是私家出版或珍藏的圖書,往往以紫檀、花梨等貴重木材制作夾板,書名在板上陰刻而成,或填以黑漆、朱砂、石綠,富麗而莊重。換個角度說,值得用此類夾板匡護的圖書,可以肯定多為善本珍籍。





    比木夾板更莊重的護書物,是木匣與書箱,根據全套書籍的冊數,少者用匣,多者用箱。現在所見,多為晚清到民國年間所制作,如1916年璧園會社石印《吳友如畫寶》共26冊,就配有木箱。這種書箱上、下、左、右、后五面是固定的,只面板可以取下,箱內有橫隔板分層,線裝書平放在板上。1937年復社出版《魯迅全集》紀念本的乙種本,也配有楠木雙層書箱。更有甚者,能專為一部書設計一架書櫥,如民國年間商務印書館影印出版的《百衲本二十四史》及《叢書集成初編》等。




    20世紀80年代以來,大約是線裝古籍與日俱減的緣故吧,新印線裝書都很講究包裝,初時喜用青布函套,90年代以后更上一層樓,紛紛改為錦綾函套。如中華書局1984年10月影宋本《建康實錄》,紙面布函,兩函八冊,定價220元;改為錦面錦函后,價格猛升至近千元。看來在背后起作用的,仍是市場經濟那只看不見的手。


(文章來源于網絡)


云南快乐十分开奖走势图